发表评论(0)

原标题:【Yui宝宝小课堂】951----YUI小课堂:转牌圈和翻牌圈全压的反偷

分析:当HanSen过牌—加注到全压时,他给了Ferguson一个接近4比1的底池比,Ferguson几乎就没有什么牌不能跟了。Ferguson理所当然会用K,4和任何口袋对去跟,也可能会用任何A去跟,这样还有可能和HanSen平分底池(例如也是A3)。所以这里Ferguson就不得不坚持住,同时会弃掉Q或更低的两张牌。

问题:HanSen对这手牌还有别的打法吗?

答案:拿着Ax在不到10个盲注的情况下,他可以用全压来对付Ferguson的迷你加注。如果成功了,他不用看翻牌就能赢得9000的底池;当他被跟注了,他经常会面对一个70比30的比如口袋对或者更大的踢脚A这样的一个劣势。

但是他也可能会面对两张脸牌,这也使得他有点优势。我们可以更定量地问:Ferguson在转牌圈迷你加注后面对全压的反偷他的弃牌率是多大?我们假设Ferguson的弃牌率是p,猜想如果被跟注了,HanSen的Ax将有40%的摊牌收益率,当HanSen被跟注然后输了,他就输光了他剩下的21500筹码;但他被跟注后又赢了,他将得到Ferguson的24500再加上他的3000的盲注——所以当HanSen面对这样一个是15%的顶级起手牌时他的反偷得期望值是:

所以如果Ferguson会放弃任何手牌,HanSen的全压再加注就是有利的。转牌圈的全压有个更大的好处就是简化了接下来的决定并且完全抵消了小盲注的位置劣势。

可是拿着Ax对HanSen来说跟注也是有利的,所以他全压的话他必须能觉得Ferguson的弃牌率大于17%。但是QQ弃牌可能性小于17%。

接下来的一手牌是发生在Antonio Esfandiari和Ted Forrest之间的,它反映了全压的再加注也不是什么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分析:在单挑玩法中这是一个很粗暴的侵略性的错误打法。Forrest的再加注在这里只有很小的风险收益比。如果Esfandiari弃牌,他只能赢8100。如果Esfandiari跟注,Forrest对中等的口袋对或更大踢脚的A的高牌时面对的将是70比30的失败。

问题:Esfandiari的弃牌率多大时才能使她的期望值为正呢?

因此,Forrest只有在Esfandiari的弃牌率大于72%的时候才会获利。除非对手的加注范围非常广并且对手只会用强牌去跟注,Forrest的这种再加注都将是输的。当他以为他的牌有优势的时候这样的打法都会有很大的波动,这波动会伤害反偷者。

接下来在这场比赛的后面一手牌,Forrest却选择用一手更强的牌但较浅的有效筹码去跟注。

分析:上手牌Forrest用A?4?在转牌圈3-bet全压,相对于Esfandiari来说,Forrest在Esfandiari的转牌圈加注后也拥有较深的有效筹码,这里Forrest的8?8?比上一牌要更强一点,如果Forrest乐意去再反偷的话,这里他的跟注却令人感到奇怪。

分析:Forrest知道他自己不能放弃如此大的底池了,他的牌可能是最好的,除非 Esfandiari 有9,一对4或者更大的对子。因为如果Forrest过牌 Esfandiari 很可能会做出连续下注的,在粘池之前他要把Esfandiari也拉进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